佰傲谷资讯

1000kD的超大抗体药物:IgM Biosciences、Genmab的Hexabody、Kodiak的抗体偶联药物ABC

2020-07-30
720
0

抗体药物一般以IgG为主,分子量在150kD左右。随着技术的发展,更强补体激活能力的IgM亚型抗体、六聚体IgG涌现出来,分子量约1000kDa左右。Kodiak开发的抗体偶联药物Antibody Bipolymer Conjugate(ABC),分子量也在1000kD左右,延长了眼内给药的半衰期。这些新型的超大分子量抗体药物是抗体药物中实实在在的大块头儿。


IgM Biosciences:IgM亚型抗体


人体的免疫球蛋白分为IgA、IgD、IgE、IgG、IgM五种亚型,IgA在粘膜免疫中发挥主要作用,IgE主要参与皮肤或器官表面的过敏反应等,IgG为体液免疫中主要的免疫球蛋白,IgM为天然免疫球蛋白第一道屏障,未经亲和力成熟,但更强的补体激活能力弥补了亲和力的不足。IgM-补体C1q成为先天性免疫和获得性免疫之间的一道桥梁。


IgM为五聚体结构,并含一条J链。IgM Biosciences开发出筛选高亲和力IgM抗体的方法,由此可以获得高亲和力、补体CDC活性更强的IgM亚型抗体。




IgM五聚体实际上是一种缺角的六对称结构,这种六对称结构可以更好的与补体C1q结合,因为C1q也是六对称结构,由此启动补体经典途径。



除了CDC活性更强之外,IgM亚型抗体本身的五聚体结构,很适合用于构建免疫检验点激动剂抗体药物。这是由于OX40、CD40、4-1BB等的激活需要受体的寡聚化,基于IgG的激动剂抗体往往需要FcγRIIb介导的cross-linking以增强激动剂活性,三叶草生物则采用三聚体配体来激活相关受体。对于IgM亚型抗体来说,其本身为五聚体结构,直接介导受体的寡聚,不再需要FcγRIIb介导的Cross-linking。



Genmab:Hexabody技术


Genmab的六聚体IgG技术Hexabody,与IgM亚型抗体有类似之处,六聚体IgG同样具有增强的补体CDC活性,也适合构建免疫检验点激动剂抗体。



需要注意的是,Hexabody通过Fc引入E345R构建,六聚体为一种非共价键且为抗原结合依赖性。即制剂中或游离状态,IgG仍以单体存在,结合到靶抗原后,才会聚合形成六聚体,从而激活补体经典途径。


Kodiak:Antibody Biopolymer Conjugate


Kodiak专注于开发眼病药物,其开发了Antibody Biopolymer Conjugate技术用于构建超畅销VEGF抗体,用于治疗AMD等眼病。



ABC技术采用抗体单点偶联磷脂胆碱多聚物(也就是细胞膜磷脂双分子层的成分),该方法一方面大幅延长了玻璃体内给药的半衰期,又不会带来安全性风险。玻璃体内给药3个月后药物浓度相比雷珠单抗、贝伐珠单抗、阿柏西普等高出2-3个数量级。



KSI-301的1b期临床入组WAMD、DME、RVO患者。



3个适应症亚组中,KSI-301都表现出稳定的疗效。



KSI-301不同适应症的给药间隔一般在3-6月之间,目前阿柏西普的3月一次方案已经成功。诺华Beovu虽然三月一次,不过因为血管炎副作用前景不明朗。罗氏的PDS给药系统,将Lucentis的给药周期延长至6个月,预计明年获批。



VEGF治疗眼病的药物研发基本集中在延长半衰期上,这一点上罗氏Lucentis新给药系统PDS和Kodiak基本做到了极致。新机制方面,罗氏VEGF/Ang2双抗2期临床成功,国内荣昌生物在开发VEGFR/FGFR融合蛋白,信达生物开发VEGFR/CR1融合蛋白。



小编总结


IgM抗体、六聚体IgG增强了CDC活性,并为需要受体寡聚化的免疫检验点激动剂抗体等提供了新的解决途径。Kodiak的ABC技术,通过偶联磷脂胆碱,大幅延长了VEGF抗体玻璃体内的半衰期。这些分子量高达1000kDa的超大抗体药物,以其独特结构为相关靶点药物开发带来了新的解决方案。


关注公众号“生物制药小编”,获取更多精彩资讯。


收藏 | 0
75
相关阅读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